劉伯承祖墳風水


  劉伯承(1892~1986),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,中國人民解放軍創始人和領導人,現代軍事家。1911年參加辛亥革命,入學生軍,參加了護國、護法戰爭。加入中國共產黨后,組織過滬順起義、南昌起義,先后任過中央紅軍總參謀長、八路軍一二九師師長、第二野戰軍司令員、軍事學院院長、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。他對中國革命軍隊的建立和壯大,對革命戰爭的勝利和新中國的成立,對我軍向正規化現代化的邁進都作出了不朽的貢獻。

  劉伯承同志是中國人民的偉大戰士,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,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締造者之一,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、軍事家,馬克思主義軍事理論家。劉伯承同志在漫長的革命生涯中,兢兢業業,奮進不息,為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,建立了不朽功勛,為我國的國防建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,作出了杰出貢獻。他的歷史功績和優秀品德將永遠彪炳史冊。

  劉伯承的總評價

  劉伯承的一生,經歷了中國革命戰爭的全部過程。他判斷敵情準確,計劃戰斗周密,善于出奇制勝,以神機妙算、足智多謀著稱。朱德元帥曾贊譽他“具有仁、信、智、勇、嚴的軍人品質,有古名將風,為國家不可多得的將才”。陳毅元帥留下過“論兵新孫吳,守土古范韓”的名句。鄧小平同志在《悼伯承》一文中寫道:“伯承同志是我黨我軍的大知識分子,大軍事家。他的軍事指揮藝術和軍事理論造詣,在國內外屈指可數。”“對于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形成和發展,伯承是有大貢獻的。”面對榮譽和功勞,他本人生前曾謙遜地說:“我自己的一生,如果有一點點成就,那是黨和毛主席的領導所給我的。離開黨,像我們這些人,都不會搞出什么名堂來的。因此,我愿意在黨的領導下,做毛主席的小學生,為中國人民盡力。如果我一旦死了,能在我的墓碑上題上‘中國布爾什維克劉伯承之墓’十二個大字,那就是我最大的光榮。”其主要著述收入《劉伯承軍事文選》。譯著有《蘇軍步兵戰斗條令》、蘇軍《合同戰術》等。

  劉伯承祖墳風水

  劉伯承(1892—1986),原名劉明昭,重慶開縣人,元帥,軍事理論家。

  小華山下浦里河邊的劉伯承祖居,脈起精華,兵發鐵峰,背靠馬上貴人,河水如玉帶纏腰,前砂獅、象、馬、帽側列旁侍,風水賦予了一代元戎的戰爭神奇。睡佛正朝,竟又與其晚年的際遇相合。這位馬上貴人,注定要以顯赫的軍功和兵法大家的地位立于世上,名垂青史。

  “四川一條龍”劉伯承,戰爭中屢創奇功,祖上風水的意義同樣豐富。山上山下依次建造的祖居、祖墳、故居,相同與不同的地點、坐向,記載了劉氏祖先對真龍大地孜孜不倦的探索,也給世人留下了值得記取的經驗和教訓。“獨眼軍神”命運與風水的聯系,風水實踐的正與誤、利與弊,盡在其中。

  劉伯承故居位于重慶市開縣趙家鎮,坐落在風光秀麗的小華山下,坐午向子。據考證,劉伯承曾祖從云陽遷居開縣,祖父清末年間于小華山山腳建房定居。劉伯承出生前一個月,祖父母相繼去世,房子在劉5歲時被洪水沖毀,至今基址猶存。其父母后來在祖居正后方的半山上另起房子,是為現今開放參觀的故居。經測,劉伯承出生地祖居與故居同為坐南朝北。

  從風水的角度看,正是被洪水沖毀的這座祖居,與劉伯承大有關聯。易址另建的故居朝向不變,居山腰,作為陽宅顯其高,較之藏風聚氣的祖居,雖是一脈相承,但氣散不凝,得水不足。

  劉氏祖居太祖起自于精華山。西南—東北走向的精華山,山巔猶如鋸齒般矗立,連綿逶迤達數十公里,屏障般橫亙于重慶忠縣的西北部。協同精華山脈一起東北行的山脈,西有明月山,東為方斗山,兩支山脈一左一右夾而旁侍。長江在方斗山脈西部,緊傍精華山脈流向東北。順水而上的精華山,倍增其勢。一路前行的精華山脈,來到梁平東面,出現一次明顯的跌斷。在此,龍脈從容過峽重起,連接上一條著名的山脈,是為鐵峰山脈。鐵峰山脈位于開縣南緣,西南—東北走向,屬川東平行嶺谷的隔擋式褶皺帶構成,背斜緊湊,形成低山。山脊呈連崗狀,為開縣南部屏障。與精華山一脈相承的鐵峰山脈,自鳳山鄉入開縣境,跨岳溪、陳家兩區。西南余脈伸入梁平南部,東脈于兼善鄉入萬縣界,北脈磅礴而上趙家鎮浦里河劉氏祖居是為盡結,東北尾脈延展入云陽縣界。百里橫亙的鐵峰山,東南部一馬平川,不遠處長江滾滾東流。江北,鐵峰山脈猶如銅墻鐵壁,威武雄壯,橫跨云陽、開縣、###兩縣三地。鐵峰山東北行到達###北部后,一脈突然左轉,脫卸過峽,悄然北上,龍脈行止出現與往不同的特點。

  先西南,后北上。龍脈行止的這種走勢,與劉伯承所走過的人生道路巧合。這位川中名將最終成為開國元帥、國之“軍神”,期間經歷了一個過程,雖有曲折,但一身清白,堂堂正正。鐵峰山龍脈沖破重重阻擋頑強北上,歷盡千辛萬苦的劉伯承亦終成一代元戎。悠長奔騰的鐵峰山脈中段,群脈齊發,有正體真武金星高高隆起,如巨人昂首挺立,向東西兩翼伸出有力的臂膀。這座金星,就是海拔1373米的鳳凰山,鐵峰山脈高峰——劉氏祖居的少祖山。鳳凰山北上,經跌斷重起,主脈在兩翼護送下,首開3公里正面寬為御屏土星的中軍大帳,一字橫亙,與鐵峰山脈的走向基本保持一致,只是伸張距離適中,雄渾有力。中軍帳下,起5支南北縱向的山脈,如同5路大軍,在東西兩側山脈的有力夾送護從下,浩浩蕩蕩向北進發。前方領頭的,正是大軍主帥、威風八面、雄視群山的小華山。小華山作為武曜金星,如同一員大將端站在浦里河南。劉氏祖居,就背靠小華山,坐落在離河邊數十米的地方。

  自精華山起,經鐵峰山,劉氏祖居龍脈行度長達100多公里。除了4次明顯的跌斷重起外,龍脈結作一氣呵成,聲勢奪人。實地觀察,劉氏祖居太祖山嵯峨高峻,少祖山更為壯觀。鐵峰山像巨大的屏障屹立在小華山南面二、三十里處。這種山脈橫斷、地貌單元相對獨立的特征,給人一種排山倒海的感覺,無論從視覺到感官都極為震撼。在山脈北上如鐵流奔騰的過程中,位于兩側的護從之脈亦頗值一提。中路龍脈堂皇磅礴,南山山脈、金峰嶺在左右互為犄角,山正而清,山與水相界,脈絡分明,關系從不混淆。源于梁平的南山山脈,與鐵峰山脈的走向完全一致,為江、浦兩里的自然分界。連接精華山的鐵峰山,左路得此山脈加入,如同志同道合的戰友,力量大增。隔浦里河與鐵峰山脈遙為呼應的南山山脈,始終與鐵峰山脈相依相傍,成為并肩前進的左路青龍,給龍脈以默默的關照和支持。小華山西南,一列近4公里長東北—西南走向的山脈如同一輛鐵甲車般守護在左側。這輛鐵甲車,與鐵峰山銅墻鐵壁的體性一以貫之,開至小華山左后一水相隔的地方。似乎為了不驚擾主人,北行化為一路靈動的山脈,在小華山之西與水纏繞,連接祖居西北的象山,作為左翼的青龍。小華山東面的山脈略有不同,為3座自南而北排列的山脈,北部盡頭處雄起一獅,踞于河邊,作祖居的白虎。一體相連的小華山及北上的數座山峰,東、南、西、北四面有河溪環繞,與其它山脈自然相隔,形似一只橢圓的烏龜,受到周密保護,在山環水抱中,既活動自如,又堅硬無比。從地形圖看,劉氏祖居后靠的小華山則又像是一個菱形的鐵錘,有別于周邊的山脈,短小精悍,無堅不摧。周邊山脈或橫亙于后,或擺列于前,或兩側護從,以菱形鐵錘為核心緊緊環繞在一起。龍行大軍旁,有許多形狀各異的小山,或鼓或旗或刀槍置于兩側,或龜蛇魚鱉居于水口。這些形物,如奇兵突起,如護主兵將。既井然有序,又不泥常法,富于變化。龍脈浩蕩北上,行止間凸顯其氣勢,所帶動的何止萬水千山。然最為奇特的,還是龍脈的結作形態。

  小華山后,一座高大天馬山雄峙,前高后低,面東嘶躍。從祖居對面仰望,小華山為正體金星,馬踞其上,昂首長嘯。金星作穴,父母山宛若嘶躍戰馬橫跨后方,與穴山相連屬,合而為一,這種形狀,風水上是怎么命名的?

  馬上貴人!劉氏祖居的結作,是典型的馬上貴人。馬上貴人可文可武。其文武之分野,在于貴人峰五行所屬上。貴人峰屬木、火,為文;貴人峰屬金,則為武。高大金星立于馬上的劉氏祖居,注定了是出將帥元戎的地方。而且,貴人之所以為貴,必因軍功顯赫于當朝,不可能是其它。主山與父母山的完美形態,又使這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著名戰將增添了幾分儒雅之氣,精通兵法的大軍事家的影子躍現眼前。就龍勢而言,這是一條領群龍。脈起精華的鐵峰山,經太祖運行蓄勢,至此百里橫亙,一字排開,宛如大軍云集。居中領頭的是浦里河邊一匹天馬,貴人在上,威風凜凜,引領三軍。與一般的走鹿驅羊、游魚飛鴿的單獨游散不同,劉氏之馬上貴人,雖身先士卒,但絕非單槍匹馬,隨后有多路大軍、萬千兵將,形勢依隨,稠眾環合。而馬上貴人高居隊伍之中,代表為將至尊,一呼百應,在軍中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。與此相合,“軍神”劉伯承,深受將士愛戴,是軍中的靈魂人物之一。萬里長征中建下奇功的他,解放戰爭初期再現驚人之舉,在敵強我弱的嚴重情況下,親率中原野戰軍強渡黃河,千里躍進大別山,從此揭開人民解放軍戰略進攻的序幕。尤為獨特的是,劉伯承軍事生涯的這些代表之作,均臨危受命,為全軍之先,雖有孤軍深入之嫌,但卻極具智慧、大氣磅礴、影響深遠,其身份地位更是指揮千軍萬馬的大軍主帥,方面至尊。

  馬上貴人,別于馬山出脈,風水上并非全為貴應,有兩種不同情況須區別對待。一是前朝有此砂,必須人立馬上,否則只為馬夫或有馬之富戶;二是龍穴父母山有之,人馬相連,不論高低,均可致貴,但宜人居馬前,穴在人山。人高馬低,馬為次應,文武皆可;馬高人低,以人為尊,則尚武欠文,武功卓著。古人論馬,多語焉不詳,此宜審慎別之。斷言劉氏祖居馬上貴人為武應,風水上有著再明顯不過的依據。貴人星體,木文金武,為風水常規。劉氏祖居后靠小華山,星體渾圓,為金曜武星。前砂中,若文中帶武,為文武全才,若武應更有文星,為武兼文權。劉氏祖居,顯為武兼文權,主武無疑。與其它馬山相較,劉氏祖居后小華山上的天馬,高昂挺立,嘶躍之形完美逼真,且分外圓潤。昂首嘶躍,表明馬上貴人地位的真切與尊貴;高大圓潤,則威猛而不失風度,非一般戰馬、烈馬可比,所主之人精神抖擻,為將足智多謀、德高望重。現實中的劉伯承,戎馬一世,勤學一生;施計用兵,多謀善斷;指揮若定,出神入化;雄才大略,有古名將風,是一員儒將。用兵方略上的造詣使他成為中共少有的軍事家和軍事理論家,國民黨方面稱他是“###第一號悍將”;共產黨內贊他“論兵新孫吳”。







 
你可能還要瀏覽相關文章

波色及波路提示